凛然正气有情有义 女魂报仇天下奇迹(图)

2019-10-14 04:15 作者: 陆文农整理

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

经母亲同意,选择吉日,卜大功与女郎结为夫妻。
经母亲同意,选择吉日,卜大功与女郎结为夫妻。(绘图:志清/看中国)

明朝末年,张献忠在湖南造反,他手下有一位裨将,叫马雄飞,能开五石大弓,擅长左右齐。张献忠一直对他十分器重,给他的赏赐,特别优厚。马雄飞老燕地,与河北涿郡的卜大功,原是老朋友。卜氏也长得魁伟勇武,力大无比,尤其精通文章诗词。二十岁那年,他废弃学业,浩然长叹道:“士生逢用武的时代,宁愿学抗卸万人之敌的将帅之道,在战场勇敢杀敌,以获取斗大金印,建立功名,哪堪整日琐琐碎碎的与毛笔打交道?”人们听后,都被他的雄心壮志感动。

马雄飞自从跟随张献忠后,成为全军最得宠的人,自以为受到了千载恩遇。于是,派人火速送信给卜大功,邀他也来投靠张献忠。卜大功忿然写了回信,当着信使的面,怒斥道:“他以为我的头,也是可以出卖的吗?姑且看在老朋友的情份上,不将你送交官府。你快走吧!”说完,就将信使,赶走了之。他刚介的禀性,由此可见。

后来,卜大功应募入伍,很快以战功擢升为州府的守备官,在山东任职。当地土匪、贼盗,不敢入境侵扰。后因张献忠对安徽凤阳进攻甚急,抚臣马士英上奏,请皇帝下诏书,召集天下兵马,前往护卫皇陵墓。卜大功应征赴命,渡过淮河,与张献忠部队交战于滁、泗之间,斩杀甚多。终因北方人不习惯水战,被张献忠部队俘虏。张献忠爱卜大功勇猛过人,于是派马雄飞前去陈说利害,劝其归降。

卜大功看见马雄飞走来,闭目不视,马雄飞拉起他的手,流着泪说:“没想到老朋友,会落到如此不幸的地步!”卜大功猛然睁开双眼,眼眶尽裂,厉声说道:“从前我与你在山上打猎,追逐一只狡兔,你看着我说:‘大丈夫为国立功,捕获贼兵,应当像猎取野兔一样。’那时的意气,何其风发昂扬,声犹在耳。至今,你既然已经投降敌人,还有什么资格再把我当作老朋友呢?”马雄飞无言以对,只好怀着惭愧、沮丧的心情,快快退下。终因念及故旧情深,不忍心加害于他,于是编造出一些话,去回复张献忠,谎称卜大功外示坚强,而内心动摇,若将他软禁起来,不出十天就会屈服,为大王所用。张献忠听信其言,就将卜大功囚禁在土室中,派强健的士兵,牢牢看守,仅供给粗陋的食物,想等他意志消磨尽后,再将他收买过来。

卜大功求死不得,就以绝食待死。夜里,他坐在土室中,吟诗抒志,刚吟了两句:“去国离乡事鼓鼙,满拼颈血染虹霓。”后面的句子尚未念出,忽然听见窗外有人,接着咏诵道:“江流不葬英雄骨,好逐青鸾过越西。”声音娇婉,不似出自男子之口。卜大功颇感诧异,警然聆听。又听得传来朗朗说话声:“骏马难免有失蹄的时候,最终必将奔致千里。大丈夫为何不振奋精神,却只想无谓地结束自己的生命?”说罢,竟破门而入。

卜大功一看,原来是一个年轻女郎,约有十五六岁,衣服华丽,容貌也美艳绝伦。正在惊愕之间,女郎提起衣襟行礼,开口说道:“先生忠贞守节,小女十分敬爱,特来相救。你可随我逃离虎口。”卜大功无比惊喜.顾不上与她交谈。幸好俘囚中,没有戴上脚镣手铐,行走方便,女郎拉着他就往外走。刚要跨出土室门,她又返身折回.说:“不可让鼠子知道我!”于是从袖中取出一支笔,在墙壁大书数字,然后招呼卜大功:“走,走!”二人悄悄走出牢门,望望看守的士兵,如同喝醉酒一般,东倒西歪,你压我叠,伏在地上,卜大功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。

离开敌营约一里,即是长江,早有丫鬟泊舟岸边,等候接应。女郎催促卜大功一同登上船,扬帆南行,瞬息间已驶出百里。船虽然很小,仅能容纳三人,然而尽管江中波浪连天,它却稳如磐石。卜大功此时惊魂稍定,方始行礼致谢道:“承蒙小姐援助,将我救出牢笼。敢问芳名、居所,以便将来报恩。”女郎一听,眼波流转,注视卜大功,微笑着说:“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?诗中称作‘青鸾’者,指的就是我自己。将与君翱翔九天云霄,像那比翼鸟,双飞双宿,直到永远。何必道谢?”卜大功这才领会她的心意,喜出望外,逊谢说:“我只是一个武夫,岁数又较大,岂能承当小姐的一片美意?”女郎笑道;“你是刚烈丈夫,我为贞洁女子,正好天生一对。怎能学世俗女子,斤斤计较年龄容貌呢!”说完后,自报姓氏,乃是马家小女,无字,浙江会稽人。卜大功欲问她的生平经历,女郎笑而不答。

小船驶至采石矶暂泊,天空刚见曙色,女郎命丫鬟准备早餐。没见怎么烧煮烹调,美味佳肴已摆满一桌,卜大功饱餐一顿。吃完早饭,女郎让卜大功安歇,解开缆绳,继续行驶。等到卜大功一觉醒来相问,船已经抵达钱塘江了。卜大功揽衣起身,此时,正值晚潮初涨,潮水汹涌澎湃,震天作响,如同万千铁骑,蜂拥而来。卜大功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,极度惊骇。女郎告诉他:“这是伍子胥发怒的声威,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?”小船逆流而上,雪浪拍空,女郎全无一点惧色。过了一会儿,她说:“离我家已经不远,可以登岸了。”卜大功随她上岸,回头看小丫鬟,只见她与小船一起,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,心里更加诧异。

两人并肩而行,走了约半里地,见到一座村庄,水环列绕,风景很美。入村往北,只见一幢东向的大宅,门窗整洁,屋宇高耸堂皇。屋檐上方有一块石制匾额,上有三个青色大字:“参戎府”。女郎嘱咐卜太功;“你到了我家,别随便插嘴,任由我向家人介绍情况,不然,将会坏事。”卜大功点头应允。忽见一位少年,腰系宽带,身穿轻裘,从宅里出来,看见女郎,惊愕地问;“妹妹怎么步行回家?父亲现在情况如何?”女郎泪流满面,说:“父亲不幸为朝廷殉职,庐州已经失守,成为贼巢。妹仰仗这位将军之力,相携回到浙江。他乃是山东的卜守府。”少年听后,悲痛万分,将客人迎入府内客房安置,来不及行礼客套,就与女郎一起向内屋走去。卜大功心中茫茫然,默默坐在外屋,只听见房中响起悲戚的哭号声,许久才停息。

又过了一会儿,少年从房中走出来,已经换上白衣素冠。他面容惨淡,血泪盈眶,一边向卜大功作揖,一边致歉道:“刚才听到凶讣,内心悲痛,犹如刀绞,待慢宾客,多有罪失。今奉老母之命,请您一晤,敬来恭迎。”卜大功随他入内,来到内庭,见婢女、老媪,簇拥着一位妇人,年龄大约四十岁左右,走下台阶前来相迎,说:“未亡人不能同丈夫一起殉国,万分惭愧。小女全靠你帮助营救,方得逃脱陷阱,恩德高厚,难以报答!”说完,再拜致意。卜大功心知她为夫人,然而已经晓得女郎意思,不让他说明事情真相,所以只好唯唯诺诺:表示逊谢而已。夫人让卜大功入座,说:“待我为先夫做完丧事之后,敬当从命。”卜大功知婚姻已获允许,起身道谢,并请以女婿的身份行礼。夫人面含悲容,受了礼。又令仆人清扫房间,让女婿住在厅堂的左边,膳食用品都很丰盛。

卜大功私下悄悄地询问仆人,始知马公名中骥,就是庐州殉难的将军。马将军出身于世族之家,考中武科,步入仕途,历任至州府参将。娶有二妻,一位带至任上同住,一位留在家中。女郎即为从任的妻子所生,所以在官署;那位少年则是她的异母兄长。

第二天,公子与母亲,身着丧服,接受吊唁,设立祭位,举行招魂仪式。卜大功代为操持丧事,亲朋众戚,都将他视为马家女婿。做完七七后,夫人与儿子商议,按照春秋时楚国钟建娶妻的故事,选择吉日,将卜大功招为赘婿。洞房花烛之夜,卜大功对女郎说:“小姐才真正是我的救命恩人,却反而说因我而获救,无功受恩,颇觉羞愧。”

女郎愁容满面,说道:“我心里有隐衷,恐怕你听后感到惊骇,不敢轻易泄露。现在夫妻名份已经确定,我不忍心再让你蒙在鼓里;而且你也是当世豪杰。说出来大概不至于感到恐惧。”于是女郎边哭泣、边倾诉说:“我并非阳间之人,其实是一个女鬼。生前随从父亲出任庐州。刚二年,遇到张献忠造反,父亲死于疆场,城池也随即陷入敌手,全家惊散,老母上吊而死,我正想自尽,而众贼兵已经冲上来,其中有位将领,名叫马雄飞,爱我姿容,要对我施行强暴。我先用谎言将他稳住,等贼将看管稍有松懈,就纵身跳进一口枯井,自尽而亡。魂归地狱,遇见父亲,得知杀我父亲的,就是那个贼将。因而心怀忿恨,不去想重新投胎转生。感谢孤山小姑,怜我一片苦节孝心,赐予我炼形之术,使我得以成为鬼仙。她告诉我命中注定会受一品封诰,而且杀父之仇,指日可报。于是我告别小姑,将你救出牢笼,要借你之手,报杀父之仇。昨日前往凤淮,那个贼将(马雄飞)已经被砍下首级,总算报了不共戴天的仇恨。”

卜大功听后甚感惊骇,即便如此,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害怕的神情。他接着询问具体复仇的经过,女郎回答:“我上次写的题壁诗,诗里写明放走囚犯的是马雄飞。张献忠见后,果然疑心他过去与你甚有交情,不待他辩白,就将他斩首正法。我回到敌营,他的首级已被高高悬挂在辕门之上。”卜大功又问丫鬟是什么人?女郎答道:“她是孤山小姑的侍女。不然,岂能在汹涌波涛上,如行康庄大道,而且瞬间能跨越数千里之遥呢!”谈话间,二人相扶上床,解衣共枕,女郎犹是处女之身,卜大功对她更加爱慕敬重。

三天后,夫人为新郎新娘举行酒筵,大会众亲好友。从此夫唱妇随,极其欢洽。度完蜜月,女郎对卜大功说:“庐州那边将有人来,必然会泄露我的实情。此处不可久居。”于是假托卜大功思念家乡,雇了一条船,打算回家。母亲兄弟挽留不住,便赠送他们银钱千缗。二人迁徙至浙江秀水,在乡间买了一处住宅住下。

当时有一小股盗贼,暗中发动暴乱,卜大功备好兵器,弯弓驰马,连杀数人。其余盗贼,纷纷逃窜,村民借他神威,得以平安无辜。后来朝廷巡抚召募军士,卜大功打算前去投靠,女郎劝阻道;“时势条件,尚未具备,还是与我一起隐居。等待时机成熟,必将大有作为。卜大功听从了妻子的劝告。及至朝政强固,卜大功方才出来,求取功名,屡建奇功,官至总镇,女郎果然也受册封诰。顺治八年,卜大功到湖襄任职,擒获张献忠余党数人。问及马雄飞,果然因受卜大功牵累,被杀,卜大功心中不免感伤,特地为他设立灵位,加以祭奠。还告诉手下将官:“此人志气并非不大,只可惜有目无珠。”

卜大功七十岁时,依然矍铄精健,生有两个儿子,都考上武进士。卜大功死后,其妻独居一室,至半夜,忽然不知去向,家里知道这一段离奇故事的人,认为她是跟着小姑仙去了,于是整理好她的冠戴服饰,将她的衣饰,合葬在卜大功的墓中。

外史氏(本文原作者)曰:物以类聚,人以义定。决非偶然。听卜大功对马雄飞讲的那一番话,至今依然觉得正气凛烈。虽是贞烈女子,哪有不心悦诚服,以身相许之理?然而同样是一个人,有的成为忠臣,有的成为贤淑女子。而品行不正之辈,却坠落成为凶寇强盗,最终遭到诛杀。卜大功所说:“有目无珠”,毕竟是为朋友文饰之语。卜大功为他设立灵位,加以祭奠。亦合情理。

(事据清代长白浩歌子着《萤窗异草》)


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。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。 打赏

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

评论




神韻晚會

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1 - Kanzhonggu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x
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,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。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。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。 详细隐私条款. 接受